全球比赛因新冠疫情停摆 运动员没收入该怎么办?

  • 时间:
  • 浏览:27

  因罗马尼亚女排联赛停赛,27岁的比利时队队长范德维维尔近日回国找了一份超市的兼职。全球赛事因疫情停摆,运动员收入骤减甚至陷入零收入的困境,跨界兼职成为无奈之举。

    减薪是大势所趋

  在疫情冲击下,体育界减薪是大势所趋,职业化程度最高的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等都无法独善其身。如西甲豪门巴塞罗那俱乐部董事会和所有职业队球员降薪70%,武磊所效力的西班牙人俱乐部甚至向当地劳动部门提交了临时雇佣方案,将俱乐部员工和球员归为“临时失业状态”。

  集体项目大多还能提供一份合同,球员可以背靠俱乐部获得缓冲;而个人项目的运动员受到的冲击则更为猛烈。

  欧美顶级职业运动员的收入主要源于商业赞助和赛事奖金。赛事停摆令他们的收入大大减少,但依靠赞助合同以及过去累积的高额比赛奖金,生活质量应不受影响。但是,对于从事职业化程度不高的项目或世界排名较低的运动员来说,他们没有代言收入,赛事奖金是收入的主要来源,必须通过不断比赛争取奖金来维持生活和训练开支。疫情导致赛事停摆,等于断绝了所有的收入来源,不少人因此陷入困境。

  格鲁吉亚选手索菲亚·莎帕塔娃曾写信警告国际网球联合会:没有比赛收入,网坛排名250名开外的选手在两三周内将买不起食物。今年年初创造英国5000米竞走新纪录的汤姆·博斯沃斯也曾抱怨,赛事取消令他错过2万英镑的收入,根本无法顾及2021年东京奥运会,因为就连2020年怎么过都不知道。

  做兼职自食其力

  赛事停摆,运动员兼职谋生的例子比比皆是:泰国羽毛球男双球员博丁·伊萨拉开了家面包店,整个国家队都为他的店代言;美国网球运动员、世界排名第728位的诺维科夫开起了网约车;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皮特·拜耳送起了外卖,三个小时挣到62美元;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团体银牌得主、日本运动员三翟亮也成为兼职外卖员,一天收入大约为人民币310元;去年法网男双冠军凯文·克拉维茨,每天5时30分起床到德国一家超市打工,包括整理货架、对购物车消毒等,每周收入约450欧元……

泰国羽毛球运动员伊萨拉疫情期间开面包店维生

  运动员的困境引起体育组织的重视并施以援手。全英草地网球协会拨款2000万英镑(约合1.75亿元人民币)救助疫情期间失去经济来源的球员、教练员和网球相关从业人员;世界田联与国际田径基金会共同启动50万美元(约合354万元人民币)的专项资金,以帮助遭遇经济困难的田径运动员;高尔夫美巡赛宣布,赛事重启后将扩大参赛阵容,并尽可能在同期举办多场小阵容的赛事,增加球员比赛机会以获取奖金……

  从目前看来,这些措施的覆盖率或及时性都难以保证,要熬过体育“寒冬”,不少运动员还是要自食其力以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