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詹姆斯站出来发声时,美国的亚裔精英呢?

  • 时间:
  • 浏览:43

  就最近的表现而言,勒布朗活脱像个公知。

  何为公知?即公共知识分子,时常会对一些社会热点话题发表自己的见解,考虑到公知名为中性实则带有贬义,索性换个好听点的说法,叫意见领袖。例如最近一个月内,意见领袖勒布朗便连续针对两件事发表看法。

  第一件是阿尔伯里案,就是跑着跑着突然被一对父子拦截并枪杀的那位黑人;另一件是弗洛伊德案,前两天明尼阿波利斯搞出个大新闻,白人条子用膝盖压住一位黑人的脖子长达6-7分钟,无视围观群众的斥责以及弗洛伊德的求饶与哀嚎,最终导致黑人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你们现在还不理解吗?觉得这件事还不够清楚吗?清醒一点。”通过社交账户勒布朗表达了这样的态度,老汉发声,库里科尔大韦少等人纷纷跟进,要求严惩凶手。目前四位涉事警察已被解职,司法系统正调查跟进此事。

  意见领袖发声有没有卵用?有也没有。之所以说有用,在于通过勒布朗这样的大咖发声,确实引发社会舆论的关注,令案件得以推进。

  例如阿尔伯里案原本是没啥结果的,毕竟阿尔伯里在被枪杀后的两个多月,凶手父子一直逍遥法外,如今闹大后凶手父子双双被捕等待审判;而弗洛伊德案,从出事到大咖们声讨,前后只有两天。这回花旗司法系统反应快多了,不仅迅速开启调查,连大统领都发话了。

  所以说按闹分配可不是东边特色,西边也差不多。之所以说没啥卵用,在于哪怕勒布朗键盘敲得再勤喊的再大声,都不会改变黑人时不时遭打杀的现状。2014年纽约卖烟小贩埃里克-加纳被阿Sir锁喉窒息身亡,2020年明尼阿波利斯弗洛伊德被当街处决,一样的肤色一样的“我无法呼吸”,结局有啥两样?

  不过无论如何,作为意见领袖的勒布朗能站出来为自己族裔发声,就算不刻意拔高,起码也是在为自己的族裔谋公平寻福祉,称得上是另类的“苟富贵,勿相忘”,哪怕通过20年努力从一文不名的底层穷逼进入到上流社会,勒布朗也没忘记自己的肤色,自己的族裔。

  禁卫军说这是优质偶像行为,是敞亮之举;詹黑则把这种行为定义为刻意迎合公众,充分彰显一贯以来的惺惺作态,突出一个虚伪。敞亮也好虚伪也罢,优质也好迎合也罢,这些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人论迹不论心。詹姆斯发声了吗?发声了,产生影响力了吗?产生了,这就行了。

  说到底,这些是通过马丁路德金,以及一代代黑人前赴后继不断抗争换来的。意见领袖振臂高呼定体问,普通民众上街玩施压,两手抓两手硬,虽说不会第一时间起啥卵用,可伴随着日积月累总能一点一点为自己的族裔争取到权益。想当年黑人可是被3K党随便杀来玩的。时至如今,居然能被套上黑命贵的标签了。

  那么亚裔呢?

  近来亚裔倒是没被明目张胆的当街杀害,毕竟亚裔普遍安分守己,不以恶小而为之,属于良民里的良民。反观加纳、阿尔伯里还是弗洛伊德,出事前都或多或少触犯法律。加纳街头卖私烟,阿尔伯里曾有盗窃前科,弗洛伊德则参与伪造证件,因此条子或者白人执法好歹有个由头。

  亚裔则不然,纤细纯良人畜无害,奈何饶是如此,也难逃被歧视被欺负的命运。嘲你骂你甚至打你需要理由吗?根本不需要。

  例如在西雅图,一位林姓教师刚停好车,便收到一句辱骂。“睁开你的眼睛,滚回中国去。”

  在威斯康星,一对越南夫妇购物时遭威胁;哪怕在亚裔人口占32%的加州阿尔米达县,针对亚裔的仇恨行为同样屡见不鲜。而在纽约,一位亚裔于地铁内被踢打推搡。

  一方面歧视亚裔由来已久,亚裔普遍老实,谁不喜欢欺负老实人呢?白人喜欢,黑人在白人那儿受了晦气后也喜欢。更何况老实人挨欺负后逆来顺受,自然得加大力度。

  另一方面新冠病毒的蔓延,以及大统领不间断的甩锅,也让亚裔处境日益举步维艰。疫情期间,纽约亚裔失业率提升了6900%,遥遥领先于其他族裔。

  有没有名人为他们发声呢?很遗憾,并没有。

  体育圈亚裔人丁稀薄可以理解,毕竟亚裔信奉知识改变命运而非运动改变人生。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亚裔缺少名人,从骆家辉到赵小兰(花旗交通部长),再到杨安泽,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见识广博的政界精英。

  然而面对亚裔所面临的困顿,以及希望不被歧视与寻求安全的最低诉求,以上精英选择熟视无睹。不仅噤声,安德鲁-杨(杨安泽)甚至还以自己的肤色自己的族裔为耻。

  名义上的自己人都不替自己人说话,又凭啥指望其他人为你说话呢?所以除了说说点儿不痛不痒的酸话,发几句牢骚外,该被欺负还得被欺负,该被歧视还得被歧视,也别指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出现改变啥的。

  老实人不吭声也没人替老实人发声,自然会被默认为“你丫还挺享受”,对吧。

  衮衮诸公,个个学历耀眼,能耐拔群,历经多年奋斗于异国他乡事业有成,是在是件值得骄傲的事儿。

  只是在为自己族裔争权益这方面,还不如一个时常被冠以“精致利己主义”的美国高中生。当真令人遗憾。